2017年10月份贸易预警

 

英国WiggleCRC欲以1亿英镑收购对手Bike24

据悉,英国知名自行车电商WiggleCRC欲以1亿英镑收购德国竞争对手Bike24

去年Wiggle与北爱尔兰的自行车电商Chain Reaction Cycles合并,并更名为WiggleCRC。在收购Chain Reaction Cycles后,WiggleCRC去年的营业额达到了2.83亿英镑,盈利700万英镑。如果成功收购Bike24WIggleCRC将有望增加8500万英镑的收入。

Wiggle2011年被泛欧私募股权投资公司Bridgepoint收购以来,股价已经波动很多年。Bridgepoint也聘请罗斯柴尔德家族为其探索潜在出口,收购Bike24将有利于WiggleCRC在欧洲市场的扩张,巩固其霸主地位。

 

岛国人民自行车玩出新花样

相信在很多人的世界里,自行车是这么分类的:山地,公路,死飞,小轮车;长途,通勤,竞技;买得起的,买不起的……

但是在岛国人眼里,自行车这么玩就太单调了,他们开发出了更多的新姿势。今天小编跟大家介绍三种自行车亚文化。

1.自行车与公路文化的结合:装饰自行车

这是天丸号,目前是日本装饰自行车第一的改装车。目前的拥有者是来自日本静冈县浜松市的中学生佐口公太。

20世纪60年代后的日本,经济高速发展,高速公路横贯于日本国内的东西南北、卡车运输骤然增加。不久后出现了一批把卡车用闪耀的霓虹灯装饰起来的驾驶者们 —— 日本独有的卡车文化 暴走卡车 就这样诞生了。

装饰自行车热潮的根源是来自暴走卡车。

但由于开卡车辛苦工资又少、义务加班变成普遍现象、年轻人远离汽车的原因,加上由于违法的灯饰或是超重,警察局和陆运局出台规范严格管制。

改装卡车的人越来越少,于是衍生出改装自行车的热潮。

佐口公太的爸爸就是前卡车司机,从小对暴走卡车耳濡目染,所以决心从装饰自行车开始,复兴当年暴走卡车的热潮。

2.自行车与动漫文化的结合:痛自行车

痛自行车,发源于日本,属于ACGN文化的一种。(ACGN指游戏,动画,漫画,小说)

ACGN文化有爱的人们为了彰显个性,将喜爱的动漫角色、动漫公司或者角色名字之类的字画贴(喷)在车上,以作装饰。

痛自行车一词的一种说法是:这样装饰车子,就像是人类纹身一样,故而被称为痛车

痛自行车一般是在轮圈加上塑胶盖,俗称:封闭轮,也叫:自行车风盘

ACG图案贴在上面;另外也有在车架钢管间的三角型区域装上贴有ACG图案的塑胶板,少数则直接在车架钢管上贴图案。

痛文化,具体可以表现在任何一个交通工具上,在汽车上装饰,叫痛车。

在电动车上装饰,叫痛单车,飞机,地铁,在日本,任何角落都存在痛文化。

3.自行车与赌博文化的结合:竞轮

竞轮是二战后为了振兴自行车经济而设立的一种合法博彩活动,类似于赛马,只不过比赛的选手不是马,而是骑着精工自行车的自行车手。

1948年发明至今,它已经成为日本的一项传统。在2000年还被正式入选了奥运会比赛项目,于是有了另一个名字:凯林赛。

在日本有专门的竞轮学校,成为竞轮选手要经过严格的选拔,整整在学校训练一年才有可能获得参加比赛的资格。

这一年,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不仅要学习文化课程,每天还有大量的体能训练,饮食也有严格控制。

全部比赛分为GPGGGFF6个级别。只有在当下等级优胜的选手才有资格进入下一轮比赛。

在比赛中,选手们的平均速度至少在50km/h,最高速度可达到70km/h。而且这个前提是,他们的车都是采用不锈钢架,和环法不同,这种比赛不会有任何装备的干扰,单纯考验选手的能力。

从最低级攀爬至最高级别,最后在每年的1230日举行冠军赛,冠军奖金达到1亿日元。

和大部分体育项目不同,竞轮职业选手的运动生涯可以很长 ,一直到50岁都没问题,男女选手都有。

在日本,除了普通的小老百姓之外,不乏公众人物、明星参与竞轮博彩。他们为了不错过任何一场比赛,会勤奋的跑去全国各地有比赛的地方下注。

在政府和民间的合作下,目前竞轮涉及的赌金总额已达1.5兆亿日元。

小编问过身边的日本朋友,因为政府规定是合法的,加上选拔竞轮选手非常苛刻,中间要经历类似武士道般的严格训练,所以尽管是赌博,但绝大部分日本人不排斥竞轮的。

 

日媒:共享单车热潮显示中国经济依然充满活力

《日本经济新闻》108日文章,原题:发展过度的共享单车行业显示中国经济依然充满活力  大量共享单车堵塞中国城市人行道的乱象,既是令人头疼的管理难题,也显示该国的经济活力。

去年,共享单车在中国呈爆炸式增长,吸引近70家公司向街头投放1600多万辆自行车。如今,地方政府正抓紧采取措施以控制该行业的迅猛发展。

任何关注中国的人士都熟悉这种模式:当突然出现某种商机后,企业和投资者蜂拥而上并导致相关行业失去平衡,房地产和钢铁行业都有过这种经历。然而,仔细研究后发现,目前的共享单车热潮不同于上述情况。我们曾看到过度投资导致企业无法营利,使其成为僵尸企业,SMBC日兴证券高级经济分析师肖敏捷表示,但在共享单车行业,无法竞争的企业彻底关门。在私营企业占主导地位的经济体中,这是正常现象。在中国,这不仅显示自由市场的影响力,也是该国经济充满活力的迹象。

中国人对商业理念如饥似渴,肖说。这正是投资者对新商机趋之若鹜的原因:创业者乐意冒险进入共享单车之类的行业且深知可能在竞争中被逐出市场。有些创业者已经出局,但新参与者的创业精神值得肯定,而不应批评他们的轻率。

就在日本等国寻求放宽管制创造新机遇之际,中国面临需要监管新兴行业的截然相反的挑战,其目标并非管制打压,而是制定并实施允许企业健康有序发展的规则。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这种生机勃勃的创业文化将成为至关重要的缓冲器,以确保其经济平滑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

 

外媒:入欧洲遇劲敌 中国共享单车如何突围

据欧洲时报网报道,不久前,来自20个国家的外国青年评选出了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网购和共享单车。这些来自异域之邦的年轻人纷纷表示,中国式生活令他们着迷,而共享单车是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神器

然而,随着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一张张城市禁投令接踵而至,这一神器在中国的市场却露出了天花板,以摩拜和ofo(在中国俗称小黄车)为代表的中国共享单车企业加速抢滩海外市场,而欧洲更是成了必夺之地。前有早已在当地站稳脚跟的欧洲玩家,后有复制其商业模式领先登陆的竞争对手,中国共享单车能否顺利向欧洲?

前有狼后有虎 巴黎市场或现三国杀局面

109日,一排排苹果绿色的单车出现在巴黎街头,这是诞生于香港的无桩共享单车Gobee. Bike,香港市民称其为小绿车。今年8月,成立不到半年的小绿车刚刚获得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创始人法国企业家Raphael Cohen称,将把这笔钱用于拓展欧美亚海外市场。近日,小绿车已经先行登陆了法国里尔(Lille),未来几个月在巴黎投放的单车数量将提高至数千辆,年底前将进军法国和欧洲十几座城市。

据北京36氪报道,小绿车的创始人是法国企业家Raphael Cohen,该公司计划未来几个月将在巴黎投放的单车数量提高至数千辆。

值得思考的是,小绿车刚骑入巴黎,中国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小黄车便叫板称,计划年底前后在巴黎开展服务,更是放话希望成为主导欧洲市场业者。据英国路透社消息,ofo法国总经理Laurent Kennel表示:我们准备好在巴黎开展业务,我们希望能从今年底或明年初开始,如果可以还可能更早。

无论是小绿车还是小黄车,在巴黎等待它们的都是一场恶战,因为法国本土企业Velib早已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北京晨报》报道,2007年,Velib在巴黎首次投放了6000辆自行车,一年就赢得2750万名用户。2011年,平均每天有8.58万人使用Velib2015年,Velib在巴黎的共享单车数量就超过了2万辆。如今,他们已经吸引了22.4万名会员,即在巴黎骑自行车的人中,三个里就有一个人骑的是Velib自行车。

共享单车海外早有 中国企业能否后发先至?

虽然法国Velib已经成为全球最为成熟的共享单车服务系统,但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并非法国首创。早在1965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就出现了理念相当超前的全球第一代公共自行车系统,无押金、无租金、无固定还车点。一些普通的自行车被用白色涂料粉刷一新成了具有统一标识的小白车,不过很多自行车被偷走或被破坏,导致这一计划没有几天就夭折了。

1995年,丹麦哥本哈根推出改良版的第二代公共自行车系统。为了保证监管,这次设置了固定停车点,而且引入了押金的概念,人们需要在停放点投币才能使用。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欧洲的公共自行车租赁行业开始采用计算机、无线通信和互联网技术,实现了数字化管理和运营,由此诞生了第三代公共自行车系统。

而在起步稍晚的中国,使用起来更加方便快捷的无桩单车,无论在技术、使用规模、使用周转率、人性化部件设计等方面都超越了欧洲对手。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国各大共享单车企业相继进军海外市场。

据北京环球网报道,今年922日,小黄车正式宣布进入捷克、意大利、俄罗斯、荷兰四国,并登陆五大欧洲名城--布拉格、米兰、莫斯科、鹿特丹、格罗宁根。继先前率先进入英国伦敦后,小黄车实现了欧洲市场的全面落地。

摩拜在欧洲的落地速度相对较慢,如今只登陆了英国和意大利。据悉,英国是摩拜在欧洲市场开发的第一个国家,而曼彻斯特是摩拜开发的全球第100座城市。对于未来的发展,摩拜有着雄厚的野心,它已经与英国自行车协会建立了合作关系,计划到2020年为超过200万英国人提供骑行服务。

遭遇各种水土不服 摩拜们的出海经不好念

理想再丰满,也难以改变现实的骨感。尽管曼彻斯特对于摩拜有着特殊意义,但也免不了被路人扔进河里的悲剧。事实上,恶意损坏事件已经成为所有共享单车企业的烦恼之一。不过,抛开公民素质而言,中企的出海之路仍面临诸多难题和挑战。

海内外法律、习惯不同 需因地制宜适当改装

据环球网报道,摩拜在曼彻斯特首先遇到的麻烦,是天气。摩拜的国际产品负责人Richard Huang在摩拜首次于曼城投放当天,就遇到了雨天。在气候、法律、民众习惯等方面均存在差异的欧洲诸国,因地制宜地引进共享单车或许是中国从业者所需要重点考虑的。

海外的交通规则与中国国内不同,这就要求单车的设计和规定也要相应变化。综合上海一财网、《北京青年报》报道,英国法律规定夜间行车必须配有车灯,所以进入英国市场也必须配有车灯,且用户可以在APP内使用信用卡付费;德国骑自行车需要考取驾照,有专门的自行车警察队伍维持交通秩序,对违规者进行记录、罚款和教育。此外,欧美人体型比较高大,车轮的大小、座椅的灵活度都要做出调整。

幻想产品先行、政策跟上?入市前须与政府打好关系

国外市政对于共享单车投放是比较严格的,投车时间和数量需要和他们达成一致,同时还有一个试运营的时间,这就意味着不达标可能会退出,有进入和退出路径,以及及时的绩效评估。一直专注共享单车研究的同济大学博士生兰静正在牛津大学访学,调研英国的共享单车运营情况。

西班牙本土无桩单车企业Dropbyke目前只投放了150辆单车,而中国公司则动辄在国内城市投放十万辆单车。Dropbyke联合创始人表示,在我们看来,摩拜、ofo的单车数量听起来很疯狂,因为欧洲和美国的城市管理相当严格,不太可能立即投放1000辆甚至1万辆车,而不遇到什么麻烦。

另外,许多国家的共享单车并非纯商业行为,而是政府介入进行管理、运营。以法国Velib为例,一方面通过与全球最大的户外广告公司德高广告公司合作,获得了建设和管理整个公共自行车系统10年的费用;另一方面,还与巴黎市政府达成协议,每年支出400万欧元用于更新及维修损坏的自行车。

模式复制难度低 难逃为市场份额而战  

在入驻每一座城市前,摩拜单车都会对城市环境进行详细调研,与当地政府及交通管理部门深入沟通、增进了解、密切互动,确保产品和运营符合各项规定。摩拜单车方面表示。

从中国市场的经验看来,复制共享单车模式并非难事。今年2月才创立的小绿车,就凭借着先下手为强的策略,跑在中国企业之前抢先登陆了巴黎,而类似的情况很可能会再次上演。

据北京参考消息网报道,澳大利亚悉尼的一名企业家唐纳德唐就凭借着从中国老同学那里学来的经验,开了一家共享单车公司。从7月份起,这家公司就在悉尼城市铁路各站放置装有GPS的红色自行车。与这些模仿者竞争的中国共享单车,除了使出惯用的价格战外,能否提供独特优质的服务成为关键。

 

 

协会介绍 |  用户协议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客户支持 |  合作伙伴 |  会员中心 |   邮箱入口 | 旧版回顾

版权所有 © 2002-2009 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